农资头条Project planning

从亏损到盈利,李小鹏的飞防之路,踏实干就有未来!

来源:农资市场网 时间:2018年04月03日

分享: 标签: 李小鹏 飞防

摘要:从一个人一架飞机,到拥有7架飞机6个飞手的飞防组织,从一片质疑到被认可和需要,从年作业面积4000亩到90000亩,从亏损到盈利,他用了四年时间。在许昌长葛,一个工业久负盛名而农业相对薄弱的地带,他闯出了一条无人机飞防的创业成功之路,这在整个飞防行业,都堪称典范。他就是李小鹏,一个实干、低调、憨厚而又普通的飞防从事者!

2014年,作业面积4000多亩,

2015年,作业面积1万多亩,

2016年,作业面积3万多亩,

2017年,作业面积9万亩……

从一个人一架飞机,到拥有7架飞机6个飞手的飞防组织,从一片质疑到被认可和需要,从年作业面积4000亩到90000亩,从亏损到盈利,他用了四年时间。

在许昌长葛,一个工业久负盛名而农业相对薄弱的地带,他闯出了一条无人机飞防的创业成功之路,这在整个飞防行业,都堪称典范。他就是李小鹏,一个实干、低调、憨厚而又普通的飞防从事者!

源于梦想,卖掉货车干飞防事业

在无人机飞防这个行业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李小鹏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飞防梦。那时还在上大学,假期帮家里干农活,背着喷雾器在田里打药又热又累,当时李小鹏心里就想,啥时候能有天上飞的东西来打药就好了。

毕业之后李小鹏回乡干了几年农资,之后转行跑起了货运。2014年,有一次在等货的时候翻手机,无意中看到一条信息——新乡延津有一家企业研发生产出了能打药的植保无人机,这个信息让阔别农资多年的李小鹏激动不已,上学时期就萌生的飞防梦想,加上十几年摸爬滚打的经验,他隐隐觉得,这个行业或许有前途。

回来之后,李小鹏多方打听,却没有找到延津那个厂家的联系方式。最终通过植保站了解到,长葛刚好有3个无人机补贴指标,他当即申请,就这样买回了自己的第一架飞机——由安阳全丰航空植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3WQF80-10油动植保无人机。飞机一买回来,李小鹏立马就把货车卖掉,他说“既然决定干无人机,我就准备专一去做”。李小鹏满怀信心,准备大展拳脚,开拓自己的飞防事业。

然而,飞防的道路并非他理想中的一片坦途。在第一步飞机操控上他就遇到了挑战。在培训的时候,老师讲的他心里明明白白,但手却不听使唤,就是学不会,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经过2个月的培训学习,他终于战胜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飞手。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一年辛辛苦苦干下来,不但没挣到钱,还赔了10万!

老百姓第一次接触无人机,根本不认可。都问:“你打药就用这么一点水,那会中?”哪怕不收钱,也没有人愿意让给自家地里打。当时不知道怎么推广,无人机厂家,甚至整个行业都没有什么标准,只能靠自己去摸索,去总结。

苦钻技术,用效果打消农民质疑

做植保飞防,飞得好是一方面,植保技术也非常关键,二者缺一不可。用药方案是一门大学问,不混配效果不好,混配了极易出现药害。本身就是学植保的,加上干了几年的农资经销,李小鹏对作物和药剂都都有一定了解,他开始把大量的时间用在药剂配方和田间试验上,苦钻技术,慢慢的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标准,同时也发现,用无人机打药的效果就是比喷雾器好很多,这更加坚定了他对无人机飞防的信心。

头两年,不要钱老百姓都不让打,怕防治不住,就是打了,也要看到效果才会给钱。提起那两年的光景,李小鹏哭笑不得。他说有一次给一个承包户的200亩小麦打药,辛辛苦苦打了一天,等结账的时候,对方却说钱取不出来,改天再给。结果第二天上午10点多,客户主动打电话通知李小鹏去拿钱,因为他刚去地里看了效果,虫都死了。

面对质疑和拒绝,李小鹏从自家和亲戚朋友的地块开始,用实实在在的效果让老百姓相信无人机打药的好处。他用的推广方式是最笨,但也是最有成效的。他直接承诺:你们谁用我的飞机打药不用先给钱,等看到效果再结账。因为技术过硬,他飞过的地块,没有一个客户投诉说效果不好,打的不中。

李小鹏第一年作业的面积只有四五千亩,第二年就上升到1万多亩。第三年,也就是2016年,全丰新机型3WQF120-12一上市,李小鹏立马采购了5台,因为一架飞机作业受限,只能干些小活儿,大单根本不敢接。他觉得既然下定决心干这行,就得把规模做大。当年作业3万多亩。2017年,截止现在已经作业有9万亩,开始逐步实现盈利。他今年的作业季节从3月份开始,断断续续到9月,真正作业的也就2个月,接下来就看南方,海南蔬菜、广西柑橘等有没有合适的项目。哪儿有活儿去哪儿,跨区作业的比较多。这两年,湖北、山东、江苏、安徽、贵州、东北都去作业过,河南境内所有地方都去过。

经过这几年的沉淀,李小鹏积累了一大批忠实的客户和粉丝,老百姓对飞防认可度也越来越高。去年长葛有几个村子玉米粘虫大爆发,老百姓都追着让打,甚至出现“堵着车,不打不让走”的场面。一路走来,市场一年比一年大,飞手们一年比一年挣钱多,大家伙儿越来越有信心。

不惧困难,用服务制胜飞防未来

从干飞防的第一天起,李小鹏坚持只用油动无人机,他认为用油机喷药效果更能保证。他现在一共有7架飞机,6个成熟飞手,7架飞机全部是安阳全丰航空生产的油动无人机。作为全丰第一批飞机客户,当初长葛与他一起去参加培训的一共3人,另外2人比他飞得好,现在都已经改行不干了。

一路走来,李小鹏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和挑战。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问题。主要源于三个方面:一是飞机购置费以及每年高昂的维修保养费用;二是跨区作业成本比较高,大的项目飞手和临时工助手一行出去十几号人,飞手工资2元/亩,临时工100元/天,食宿费每人100多元/天,还只能找便宜的旅馆吃简单的饭菜,外出作业一次,林林总总的费用支出每一次都有数万元,是一项很大的支出;三是跨区作业多是政府项目,账期太长,资金周转困难。有很多次需要用钱的时候,账上真是一点钱也没有。李小鹏说:“有一次我带队去永城作业,真是穷的连伙食费都没有了,打电话求助朋友才度过难关。为了筹措去黑龙江作业的费用,把家里的小四轮都卖了。”说起来这样的辛酸情况还比较多。但这些从来都没有影响他坚信无人机飞防会有前途。

李小鹏立足本地,在全国范围内跨区作业。

对于客户主要采用两种服务模式,一种客户提供药剂,他提供飞机和打药服务,8元/亩,经济作物和高杆作物另算。

在李小鹏看来,农药的配方和用量在不同的天气、湿度、风速等情况下,在同一种作物的同等病害上也会有所不同。所以自备药剂的客户,他负责给打好,保证不漏喷不重喷,效果不敢保证;另一种模式是包药包打,价格从15—20元/亩不等。基于多年的经验,李小鹏的用药方案价位低,效果好,而且全部是高效低毒的农药。所以他服务的客户单纯收作业费的很少,大部分都是包药包打。

李小鹏说,他们现在不用出去推广,活儿根本干不完,现有的飞机和飞手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尤其是打药高峰期,飞机都被疯抢,根本调配不过来,每年都要辞掉大量订单。

关于未来规划,他说下一步要继续壮大规模,提升大面积作业服务能力;2018年要转变思路,账期太长的项目少干一点;要探索大户托管模式,提供全程植保技术服务。(文章来源:飞防特刊 农资与市场)

更多农资快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农资农资与市场APP。

  • 编辑:《农资与市场》杂志社

下一条:9个植保队作业经验分享:不同作物应有不同的植保方案!

上一条:果蔬滞销面前,我们该向日本借鉴哪些经验?

最新评论刷新

推荐专题
独家观察:水稻区统防统治的来路与去路
如何完成从把农资卖到种植户手里向帮种植户施到田里的转型,应该是农资人必须考虑的问题。转型需求之下,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是有效途径。统防统治一定是未来的趋势,未来正在来,首先要做好当下。那么,当下做好统防统治的关键点是什么?
[ 查看详细 ]
云南“诱惑”:被“蚕食”的农资“大蛋糕”
“为什么全国的农资企业全面进军云南市场?、为什么云南农资市场现在如此火爆?、为什么昆明会聚集上千家省级销售平台?为什么特肥在这个地方如此受欢迎?以及为什么有些企业的业务员到了昆明以后摇身一变成了省级经销商?
[ 查看详细 ]